骨董肆

溜了溜了。

人间鹿[Part1]

人间鹿

1

你好,Mime。

很久不见了,最近过得还好吗?

首先我认为先应该向你表示歉意。十分抱歉,我突然寄来这么奇怪的录音带。本来是打算给你打电话的,可是考虑到叙述的事件太长,在电话中难以一一说清,并且我认为这样会有些浪费你的时间,又考虑到了我自己的原因不是很适合写信,因此才用录音带录下这些话来寄给你。

你也许会笑着做出“这个时代谁还会用录音带啊”的表情吧。

不过我认为存储卡的铜片也许会在运输途中受损,导致数据难以读出,因此采用了如此古老的方法来录音,还请不要在意。

这盘录音带的内容,说到底也不是十分重要。如果你听完之后觉得多余,就这样丢弃也无妨。不,如果想要丢弃,果然还是请先将带子毁坏掉吧。谢谢。

我是Mole。你还记得吗?

在高中二年级的下半学期,我们曾经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刚开学的那一段时间里,我坐在你后面第二个人的位置。

想起来了吗?

如果想起来的话,我感到十分的荣幸。如果没有想起来,也没什么大碍。因为我十分明白我自己的状况。

而且现在已经是高中毕业后的第五年了,你忘记了存在感稀薄的我也是理所当然。

我和你所读的那所高中,虽然是为问题儿童专设的,但是我在那所学校里仍然是十分不合群的存在。

我丧失了所有的视力,无论是学习还是运动都有困难。因此并不是自夸自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可以健全成长,都是我有一个还不错的大脑的缘故。但这并没有对我的社交有多大帮助。我常年坐在座位上不爱活动,本来就缺乏表情,再加上经常戴着墨镜,让人很难以靠近,何况我自己也是不擅长与人沟通的类型。是故,我在班级里长期处于若有若无的状态。

和这样的我相比,你无疑是耀眼的。与我相同,你失去了一部分器官的机能,不过你依旧保持的阳光开朗的态度,这让你在班级里很受欢迎。听同学的课间讨论时听到过,你虽然是不能说话,可是却有着十分丰富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可以轻易地表现出自己的意愿。

当时我认为,我们是绝对难以进行交流的。

但是我忘记了,你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

那天我在阅读一本盲文书时,你突然将我的右手抓住了。我对于手被他人握住有些不适应,不过你随即开始在我的掌心用手指写字,让我打消了心中的异常感觉。

首先是自我介绍,然后用友善的口吻写道:“没关系的,Mole和荷马很像,所以没必要自卑啦。”

尽管那句话有些俗气,不过从根本上来说,这让我十分高兴。

当时我依然用平淡的语言回复了你,这让我到现在都留有遗憾,那个时候,我应该用更加热情的话来表示自己的心情才对。

现在想起来,真想给你说一声抱歉。

 

现在能够想起我了吗?

还是想不起来的话,我觉得虽然有些遗憾,但也不是十分失望的事。因为自从那次之后班级里调换了座位,我被调换到更加后面的位置,而在这个学期之后的分班中,我们也再也没有同班过。

也就是说,我们的交情,只有那次交流而已。

你会感到奇怪吧,为什么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素昧平生的人会给你寄来这样奇怪的录音带。

如果可以的话请听到最后,这会浪费你的一些时间,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因为我在故乡能够想起来的,有过交流的人,仅仅有你一个人罢了。

接下来我会将我的经历一一道出,其中会夹杂着一些令人不悦,甚至令人恶心的内容,如果你感到不适的话,就马上按下暂停吧。要是实在不行,也不用勉强着自己把这盘录音带全部听完。

对于常人来说,我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生是绝对不能饶恕的吧。

但是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经历,却是我永远也难以割舍幸福。

我十分的幸福,这样的幸福不会因为他人的言辞所改变,无论世界上的人对此有多大的诅咒,对于我的幸福都毫无影响。

这样说的话,也许会让你对我产生极大的误解。但是这些事,我想有人知道,想有某个除了我以外的人知道。这样的话至少在我死后,这些事也不会立刻消失。

评论(5)
热度(50)

© 骨董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