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肆

溜了溜了。

【原创】亲爱的梅普尔索普

#三观炸裂,三观炸裂,三观炸裂

#有点懒得写注释了


法狗玩后感集中垃圾堆

没有孔梅的我要如何才能变强,真实地哭泣了,感觉被第七章凌辱☺

还是打不过,很操。

还是打不过,孔梅go诚不欺我,抽不到我还看不到你们本子吗!我去看本子缓缓,气人。

看了本子也打不过,可以说是非常气人了。😃

其实前几天就打过了,还打到冥界章节了……我记得我开心地来说过了,原来没有啊。
开始沉迷用安梅了,梅林,强无敌,社会你梅老板,文能加血加np,武能挥剑打伤害。真是的,法爷到了什么地方都是法爷……

明明今天晚上没玩法狗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没睡,陷入沉思,建议大嘎远离午睡一下午这种习惯,它可能会导致掉头发。

法狗新章是真的帅x大嘎,我去打游戏了。

我又登月失败了,法狗这怎搞的,海外月厨...

心满意足,差点就当场哭了。优秀的我会忍到晚上一起哭。

成神礼

现在来让我们做一个假设,讨论一下怪物的诞生吧。

为了便于理解,先定怪物的原形为猫。

从前有一个科学家,他痴爱自己的宠物猫。于是他进行了研究,成功赋予爱猫不死的生命与巨大到丧失概念的体型。人们惧怕被改造后的猫,所以于是人们驱逐它攻击它,甚至烧死了它的主人。

最后猫发了狂,杀死所有的人。

然后,怪物诞生了。

1

当我在纸上用手画完这个故事的时候,Mole正在旁边看着我。我与他共享了视觉,以便让他也可以看见纸上的图案。

“画得好吗?”

我这么问他。

他用与平时一样,温柔得过了头,反而让人觉得怪异的声音回答我:“虽然只用了黑色,不过画得还可以吧。”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心中不知为何产

梦沼[Part2][旬斗][完结]

*开头依旧是感谢您的阅读


*发现自己的文少有回复啊是真的太闷了吗……


*对不起


*别看文风这样,其实我,超级热情的


梦沼[Part2]


“我瞥了一眼那青色,顿觉不安起来。这少年同我这号人不同,他生命的纯洁的末端正在燃烧。燃烧之前,他的未来是被隐藏起来的。未来的灯芯浸泡在透明的冰凉的灯油里。倘使未来只留下纯洁和无垢的话,那么谁又有必要预见自己的纯洁和无垢呢?”


最近绘子给我读的是《金阁寺》。在那本《不朽》好不容易结束之后,她立刻就在我的书橱中挑了一本自己能够接受的书读给我听。当我询问她为什么不再去南屋找书时,她回答我说:“感觉南屋有种令人难受的气息,非常让人难...

梦沼[Part1][旬斗]

*看起来是RPS其实非常接近AU


*第三人角度叙述


*请原谅我的慢热


*非常感谢你的阅读


梦沼


“一个人,或者追而广之,一部小说中的某个人物,就其定义而论,难道不应该是个独特无匹、不可模仿的存在吗?那么,当我看到某人做了一个动作,这个与她有联系的动作,这个表现其特征、作为她个人魅力一部分的动作,何以同时又成为另一个人的内质、成为我的梦中所见呢?这,值得思考——”


某个冬日的午后,孙女绘子与这之前的每一个午后一样,在打扫完屋子之后,坐到我的身边来,为我读着小说。


“……阿格尼丝从未参加过这样的交谈;她从未说过保罗的坏话,即使她觉察到这使她多少与其他女人疏...

人间鹿[Part13][完结]

现在,Mime,我终于明白了我被Lumpy夺走的到底是什么。同时我也明白了,Lumpy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Lumpy对我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实的。他因为自己的身体过于天才,自己的身体对于杀人已经麻木无感而感到痛苦,这些是真实。他自己不能再那样活下去了,这也是真实。他说我是另一个他,这同样是真实。

但是被侵入的我,忘记了一点。

我忘记了,Lumpy也同样擅长于语言游戏。

Lumpy的痛苦,都是源自于他已经对于那个身体麻木了。Lumpy对于自己的身体,已经厌烦到了只能放弃的地步。但是作为人间鹿的Lumpy,并没有放弃自己那个,只能称得上是狂乱的人格。

那些饱含着痛苦,饱含着绝望的话语...

人间鹿[Part12]

我像是人类一样生活了三年,但是第三年后我感觉到了哪里有些不对。如同是被什么攫住了咽喉,让我无时无刻产生着压抑感。

直到那天,我在电视上看见了关于杀人鬼再现的新闻。女主播在演播时严肃地说,本市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杀人鬼,手法与三年前极其相似,受害者被残害得不能再算是人类。电视上播放着打上了马赛克的图片,透过那些模糊我依然能看清被切开的肉体与流出的内脏。

我的右手抚摸着,曾经被拔掉了指甲的左手。

我再用左手抚摸着,右手上的伤痕。

我听着房间里还放着钢琴曲,但是我辨认不出到底是来自于谁。

然后,就在下一瞬间,我像是突然看到了什么一样,明白了那首曲子是如歌的行板。

我转过身,我看见了我坐在沙发...

人间鹿[Part11]

当我放开Lumpy走出去的时候,外面依然是早晨。因此我认为,我可能是在地下室里抱Lumpy的尸体度过了整整一天。我走出地下室时锁上了木门,我希望Lumpy能静静地一个人呆着,没有什么能再去打扰他的安宁。

我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整片天空都是Lumpy所说的,充满了包容力与温柔的蓝色。阳光不算强烈却很明亮,我看见曾经黑色的都市被阳光照亮了,街道上有行走着的人,我并不能知道他们在思考什么要做什么,但是他们依然怀着那些我所不能了解的不同的心愿走向自己的目的地。马路上的汽车鸣笛飞驰或是沿路边停下,那些注重实用或是注重美感的车子里坐着不同的人,即将奔向我所不知的何处。环卫工人已经离开...

人间鹿[Part10]

Lumpy抱着我,我看着他背后的座钟正摇着钟摆。

我说:“你刚刚说什么?”

Lumpy松开了我,然后拉着我的手走到窗台边。他伸出另一只手指着天空,他带着笑问我:“你所看到的天空是什么颜色?”

这时我听到座钟响了五声。

天与山之间已经慢慢出现了光芒,一小片天空被照亮让我看见本色。虽然很难看清,但是那确实是十分悦目的颜色。

“那个颜色叫做蓝色,你看,和我的头发一样。”

Lumpy指了指自己的头发,然后捏起发间不和谐的几缕,借着光,我发现那几缕头发是有些灿烂的颜色,和他的耳坠一样。

“……很漂亮。”我回答他。

他重新把头转向窗外,他微微仰首看着天空。“虽然天空一直都是这个颜色,不过你...

1 / 2

© 骨董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