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肆

溜了溜了。

人间鹿[Part3]

3

十七岁的时候,家里的情况有了一些变化。父亲以前工作的地方似乎出了什么乱子,特意打来了电话,希望拥有经验的父亲回去帮个忙。由于母亲不放心父亲一个人生活——嗯,或者说我的母亲已经习惯和父亲生活在一起,总之,母亲也和父亲一起离开了。

他们离开之前已经和我说好,他们大概离开半年左右,如果半年的时间内不能处理好的话,母亲会先回来。虽然我极力争辩,表示我可以一个人好好生活,可是父母还是认为,在成年之前他们都有义务好好照顾我,而并不是让我一个人硬撑。

他们实在是十分优秀的父母。

首先是和我一起重新走遍小镇,让我牢记每个场所的位置。然后他们才和我一起到山后面的车站,乘坐列车离开。

父母离开之后,说实话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实在要说的话,应该是比过去无拘束了一点吧,有时候也会和别人翘课去山上散步什么的。

山上的空气真的很好看,尤其是山顶南面的峭壁,在那里接受迎面吹来的风实在是很舒服,简直是让我忘记了自己会无意识地带来伤害这件事。

暑假的时候,初中的同学好友Handy邀请我去山上他新造的小木屋里坐坐,他自己在这么说的时候也有些羞涩,“那个,这个房子本来是修建给Petunia的啦,不过她去年不是离开这里了吗,所以我想把这个房子留在山上,让大家休息……啊,说是这样说,我还是打算在房子正式交给镇子上的大家后,去找Petunia。那个,果然我有些不现实?”

Handy是个善良又热心的人。没有双手的他,意外的擅长修理和建筑,总是帮助着别人而不是接受帮助的他,无论是谁对他都有着相当程度的好感。

因此,就算是不热衷助人为乐的我,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他。

“Mole就用这把锯子帮我锯断树木好吗?位置的话,差不多就是人的腰部那里,对准那个地方锯下去就没关系了。”他这样告诉我。

我拿着锯子离开以后,考虑到自己摸索着寻找树木太麻烦,所以用力挥舞着锯子走着,希望能碰巧撞在坚硬的树木上,然后再走过去锯。

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实在是太蠢了。要是像往常一样好好摸着工作,而不是过于追求速度的话,说不定可以避免之后发生的悲剧。

接下来要叙述的事,可能会让你产生强烈的不适吧。

当我走了一会后,锯子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

因为是用力挥动着,锯子似乎把那个“某物”给切断了。那个触感绝对不是来自于锯树能产生的,这是切断了肉体与骨骼,对我来说太过于铭记于心的感觉。锋利的锯子割裂着肌肉纤维陷入了柔软的脂肪被坚硬的骨头挡住然后连骨头也一起破坏让肉体与肉体分离锯齿上似乎还带出来了内脏让液体飞溅到了脸上有鼻子嗅到了习惯了的莫名铁锈味杀死了破坏了的感觉。

大人们曾经说过,这座山上有熊。

我也认为是,不小心杀死了熊而已。

当我慢慢挪过去,想处理掉尸体的时候。我触摸到了令我胆战心惊的东西。

那个死去的,被锯子杀死的“某物”,并没有手,相反而是包着绷带。头部则是带着什么坚硬的东西,感觉起来像是安全帽。

我首先是发着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的思维拒绝去思考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我的脑子抗拒着通过摸索得到的信息。

但是语言能力却像是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我听着我自己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Mime,你也会觉得奇怪吧,为什么我会杀死Handy。

是啊,为什么,我会这样如同理所当让一样的杀死了,腰斩了,破坏了那个惹人喜欢的Handy呢。

那个想自己亲手完成房屋建造,将来还要去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未来充满了希望的Handy,就这样被我用锯子切成了两半。被他所信任着的我破坏了身体,让内脏流了一地。

理解到这个事实的我立刻感觉到了恐惧。

如果是Mime你的话,一定是马上去自首了吧。

但是我并做不到这样的事。

我光是思考着他人的目光,我就会全身战栗,我光是想到父母的脸,我就想马上把自己也切成两半。我光是想到自己因为这把锯子而造成这样的悲剧,我就感到难以言喻的反胃。

为什么我要因为这把锯子犯下的过错,而去接受责任呢。

那个时候的我,并不能理解这件事。

于是我立刻挖了一个坑,将锯子深深地埋了下去。那个时候我甚至在庆幸自己因为要保护手掌,戴上了Handy给的工作手套。

我果然是十分差劲的人,对吧?

之后我就一个人快速跑回了家,由于山前面就是我家的房子,所以一路上也没有遇见什么人。

到家后我换了衣服带上钱包,当时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还把家里弄乱,将花瓶砸向地面。大概是为了营造出入室抢劫的景象吧。

接下来的事,我不得不再次道歉。

如果说到此为止都是杀人后由于慌张而造成的事件的话,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只能说是我为了躲避责任而重新犯下的罪孽吧。完全处于冷静的状态,用符合小孩子的幼稚手法来进行的犯罪。

我重新回到了Handy的尸体旁边,点燃了旁边干燥的树木。

那个时候的我也不清楚自己放的火会不会持续很久,或者是立刻就被扑灭了,总之我在点火之后,立刻乘坐了开向山后面车站的巴士。

我买的列车票是最早的一班,虽然这样,当我坐上列车离开这个小镇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你会很生气吧,对于我的这种逃避行为。

说了这么多会玷污你耳朵的事,我现在开始觉得有些内疚。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我人生走向了不可挽回的方向。如果说我之前做过的所有恶事,通过在监狱里服刑就可以赎罪的话,那么当列车到站之后我所做的事,如果不把我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个十次就不能抹去。

当那班普快列车到站的时候,我真正走到了人类的背面。

评论
热度(13)

© 骨董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