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肆

溜了溜了。

人间鹿[Part2]

2

你还住在那个小镇吧?现在的小镇有什么变化吗?

那个与镇外的交流不多,快算得上是世隔绝的小镇。虽然不算发达,但大家的生活都很快乐。镇内有大型的商业街也有漂亮的中心休闲区,公共设施也一应俱全,由于人不多,交通也十分通畅。同时小镇到旁边的森林,踩脚踏车只需要五分钟就可以到,因此小镇的环境也很好。

与繁华的大都市相比,我觉得生活在这样的小镇里的人们,也许才可以得到普通又珍贵的幸福。

不知道你现在,对于这个小镇有什么看法呢?

现在的我生活在离这个小镇很远的地方,对于小镇的记忆也有些模糊了。

但是尽管如此,尽管如此我也能够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我对于自己生活在那个城镇,内心充满了痛苦与压抑。那种感觉当年时刻折磨着我,我还能够想起来自己那个时候因为这种莫名而来的痛苦而夜不能寐,不得不依靠精神药物来安抚内心。

要解释这件事,就需要讲到我自己了。

在离森林比较近的地方,当时有着一家花店吧。不知道现在那家花店是否还健在?在花店后面,那栋两层楼,被刷成了浅紫色的房子,你还有印象吗?那栋房子就是我的家。

我的父亲过去似乎从事着类似于间谍之内的工作,听起来像是在骗人,不过根据父亲平时缜密的思考方式以及干脆利落的行为举止,让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是真的。在有了我之后,父亲不再从事以前的工作,成为了一名警察,平时对我的教导十分严厉同时很理性,这让我十分感谢他。我的母亲则是有些单纯的人,如同小动物,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能胜任电台主持人吧,天天为打电话到节目中寻求帮助的人们解除困扰,我觉得这是十分厉害的技能。

我本来应该那么热爱自己的家庭,热爱这个城镇的。

但是我做不到。

原因的话,肯定是在我身上没错。

我的家庭虽然不属于大家族,但是金钱方面确实是没有多大的问题。我的视力问题,父母也是带我去了很多医院治疗。

我这样的人生本来应该满足的。

但是我却有着,普通的人得不到的经历。而且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养成了我这么歪曲的人吧。

我的眼睛有问题,也就是说,身为盲人的我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第一次发生这件事,是我与父母一同去做环保义工的时候,我那时好像是大约七岁的年纪吧。被父母牵着手走到森林中,听着环保组织的领头人发出倡议后,拿着手中的火钳清理游客遗留在森林中的垃圾。

父母也教导过我,如何运用火钳,“夹住东西的时候轻轻感受一下夹住后的感觉,分辨清楚是植物还是垃圾之后再夹到垃圾袋里面”这样。

当我在工作的时候,夹住了软绵绵,但是却意外地有着韧性的东西。轻轻拉了一下,很轻易的就从草地里夹了起来。

我当时以为这肯定是个塑料瓶子,于是用力想将瓶子夹扁后在放进口袋里。但是夹住的物体无论怎样用力,始终难以压扁。这个时候我想,如果用脚踩踩看的话会不会有效果,于是就把那个东西放回了地上,用脚找好位置后就用力踩了下去。

那是十分奇妙的触感。

我第一脚踩下去后就有了这种感觉。

踩碎了脆弱的硬物后,折断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以及踩碎后有些黏糊糊的感觉。像是把装有浓粥的塑料瓶踩烂之后,里面的液体流出来粘住了脚。

有了这种感觉后我并没有停下,因为心中因为这种感觉而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冲动。

也许你会觉得我变态吧?

不过我确实是,对于那种触感瞬间上瘾了。如同注射了海洛因一般的,大脑里分泌一片空白,脚不由自主地往地上踩去。

像是要将瓶子踩烂一样,用尽全力践踏着地面上的物体。

踩着。踩着。踩着。踩着。踩着。

等我冷静下来之后,才闻到了一股有些令人反感的腥味。

这个时候我才颤抖着蹲下身体,用手触摸着刚才自己所踩碎的东西。我的手摸到了凝成了一缕缕后有些发硬的毛发,柔软而富有韧性的肉体,被暴力折断后有些硌手的骨骼,温暖又粘稠的液体,富有弹性的球状物。

我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似乎踩死了什么动物。

但是我却没有丝毫的愧疚感,内心也十分没有压力,觉得这仅仅是如此而已的事情而已。因为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用脚踩死的,所以我意外的没有自己是犯人的自觉。

你可能会觉得我不太正常吧?不过我确实,难以产生对于那只动物的负罪感。我甚至觉得杀了什么也无所谓,以过于理所当然的心态接受了这件事。

如果单纯的只有这件事发生的话,大概我也不会在后来出现那样的意外吧。

自从我不小心杀了那只动物以后,我出于视力问题造成的麻烦也开始明显起来。在小学的时候一个人吃饭,本来想用叉子吃切成小块的芝士牛肉,却无意中将橡皮擦吃进了嘴里,通过味道我及时吐了出来,不过我对这件笨蛋一样的事还是有十分深刻的印象。在班级劳动时,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扫进垃圾堆中,事后才听见有同学抱怨自己的钱包掉在地上却莫名其妙消失了。在回家的路上,也会不小心踢到什么小动物,大概是猫之类的吧。

这些麻烦虽然令人困扰,不过说实在的,都是令人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我也开始慢慢忘记自己儿时曾经亲手杀死过小动物的事。

直到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班上同学流行起在教室里饲养金鱼。

那个时候我在扫除中的任务是擦墙壁。我把水桶放在教室后侧的柜子上,润湿了抹布后开始工作,擦了一会儿以后将抹布放回水中洗干净,然后重新擦。

那天我有些感冒,头脑昏昏沉沉,很想赶快做完自己的事回家睡觉。

在洗抹布的时候,水中一直有着像是什么玩具一样悬浮着的垃圾,每当这些垃圾碰到我的手时,我都会把它们捞出来丢掉。

捞出来垃圾的时候,觉得手感有些奇怪。但是我那个时候也没有怎么在意,保持着头疼欲睡的状态擦完了墙壁,然后拎着水桶离开了。

第二天来上课的时候,听见同学们在教室后面议论着什么,还听见了有女孩子尖锐的哭声。

“是谁这么残忍,杀死这些鱼的!”

女孩子用哽咽着的声音这么喊道。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那个垃圾令人奇怪的手感。那个手感,想起来和抚摸金鱼的鱼鳞一样啊。

这时我才意识到,那些在垃圾桶里被发现的金鱼,都是我的杰作。

我再一次在不知不觉中杀了什么。

如果是你遇到这种事,你会怎么解决呢?你的话大概会立刻买来新的鱼放入水中,然后真心实意的向大家道歉,以得到同学们的原谅吧。不,从根本上来说,你犯出这样的错的几率可以算得上是天文学范畴。

当时我保持着冷静走向了座位,冷静地和坐在旁边的同学讨论着这件事,冷静地撒谎说犯人应该是最近镇上令人讨厌的猫。

这件事让很久以前我踩死动物的回忆浮现了起来,对于常人应该是非常不好的回忆,对于我来说却依旧毫无感觉。如果说七岁的我没有罪恶感是小孩子不懂事,那么小学六年级的我还是毫无感觉,这肯定是我自己的人格有哪里很奇怪吧。

杀死那只动物的是火钳,鱼也是缺水干死的。

总之,我并没有杀它们的意图。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没有罪恶感吧。

接下来的生活中,我不小心造成死亡和伤害的事件越来越多。杯子打碎后碎片落进别人的杯中,别人喝水的时候不小心吃进去玻璃渣;去动物园的时候拔草却捡了垃圾去喂动物;玩躲避球时掷出的球,没有对着同学反而对着树下睡觉的猫;倒化学课的废液时,将重金属液体倒进了学校蓄水池。

我进行着各种各样的错误。

但是并没有人发现过这些悲剧的源头都是我,大家视作我为一个温文尔雅的无害好人,我的罪恶感缺失,也许和这方面也有关系吧。

直到我上高中时,十七岁时候的暑假。

评论
热度(17)

© 骨董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