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肆

溜了溜了。

人间鹿[Part13][完结]

现在,Mime,我终于明白了我被Lumpy夺走的到底是什么。同时我也明白了,Lumpy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Lumpy对我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实的。他因为自己的身体过于天才,自己的身体对于杀人已经麻木无感而感到痛苦,这些是真实。他自己不能再那样活下去了,这也是真实。他说我是另一个他,这同样是真实。

但是被侵入的我,忘记了一点。

我忘记了,Lumpy也同样擅长于语言游戏。

Lumpy的痛苦,都是源自于他已经对于那个身体麻木了。Lumpy对于自己的身体,已经厌烦到了只能放弃的地步。但是作为人间鹿的Lumpy,并没有放弃自己那个,只能称得上是狂乱的人格。

那些饱含着痛苦,饱含着绝望的话语。都是基于Lumpy活在自己的身体里而发出的,Mime,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啊,在Lumpy的话语中,从未对于自己的人格给予过厌恶或者是反感。

同时我也被Lumpy所欺瞒了。我相信了那个Lumpy所说的,自己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只好自己选择非人的道路,最后连这条道路也没有给他生存余地的话语。我听着他来自于人类的悲伤声音,相信了他所有的自白。

仔细想一想。

那毫无疑问——是错误。

那个轻视着人,无论怎么看都是把人当作是娱乐,随手杀着人随手拯救着人,带着纯粹的欢乐践踏着人类的Lumpy,怎么可能会希望仅仅是作为人类而活着。

同时,异常如此的他,可以毫无阻碍的制造出这么多面相的他,制造出身为人类的自己也是没有问题的。

不希望成为区区人类的Lumpy,悲伤地用来自人类的声音说自己因为自己已经不是人了而痛苦,而渴望死亡。

这些毫无疑问——都是戏言。

那些感情,那些悲伤,也同样都是玩弄人心的伪物。

他的那个,身为人类的面相,毫无疑问也只是我认为那是属于人类的。但是那个面相,只对于我出现的东西,其实应该都是欺诈师的而已。

完美的克隆了人类情感,随意玩弄着人类情感,把真话和假话混在一起让人分辨不清,令人恐惧又令人信任的欺诈师。

我早就该想到的。

Lumpy绝对不会让自己这匹人间鹿消失。

对于世界产生了厌恶心的Lumpy,即使是再无聊再绝望——不,那个只能称得上是非人类存在的Lumpy,大概是体会不到所谓的绝望的吧。

他自己本人就是绝望的制造机器,他像是神明一样给予着人们恐怖与死,他欢乐地唱着歌宣泄自己的愉快。

位于人类的上方,也位于人类的下方的东西。

大概他说什么爱我之类的话,也是戏言而已。但是我能肯定的是,他所说的,我和他是同一个人,这句话绝对不会有假。

因此我即使是现在明白了,自己是被欺诈师欺瞒的猎物,也丝毫没有后悔的感觉。

Lumpy他感受到了我和他的兼容性,于是他做了一件疯狂又可怕的事。

他把自己,入侵到我的体内了。

这是复杂又没有实现希望的事,但是Lumpy就这样完成了。

那些经常在我耳边出现的歌,精油的香味,古老又富有韵味的音乐。甚至是那间公寓的景色,甚至是让我对于杀人鬼产生反应。

我不由怀疑,过去听说Lumpy不停地发送着邮件的事,与这次这么巧妙的出现模仿他的杀人鬼有着关联。

他一点一点的在我的身体里埋下开关,一点一点地在我的身体里埋下炸药,一点一点地让名叫Lumpy的麋鹿蚕食着我的人格。

最后他让我亲手杀死他,完成了最后的一步。

他甚至压制了我的杀人冲动长达三年,为了培育完成那个真正的Lumpy。

你也发现了吧?

我为什么会那么轻易地学会小号,我为什么会开始欣赏以前不听的音乐,我为什么会在家里放上精油,我为什么会买下与Lumpy家十分相似的公寓。

并非是所谓的怀念。

——我只是更加彻底的,被Lumpy入侵了而已。

简单而言,我在Lumpy化,最后会变成Lumpy。

他对我说的话,对我做的事。他所拯救了我,他所缔造了我新的人生,他把我看做和别的人不同,他把我看作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这些所有的事,不过是为了今天而做的。

Mime,大概你在感叹的同时,又感到了恶寒吧?

但是我没有那种感觉。

我看着镜子里那个,完全变成了Lumpy的我,心中只有快乐与欣慰。

你明白了?那种感受。

这种可以和Lumpy真正变成一个人,拥有了真正意义上新的人生,永远和Lumpy在一起的感觉。这个感觉让我觉得,即使他对我说的都是谎言也没关系。

——不。

更为彻底的。

我希望我被Lumpy所欺骗,最后成为Lumpy。如果有再次选择的机会,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走上这条路吧。

我对于Lumpy的爱意,不,我觉得这已经不再是爱这种东西了。

倒不如说,我渴望着Lumpy吧。我仰视着Lumpy,像是对待神明一样敬仰着他爱戴着他每时每刻都希望为他献上自己的生命,同时也像是对于一个情人,我渴求着他永远与我相处在一起,我希望他杀了我或者我手刃了他,我希望我们永远成为一体。

因此,对于现在,我和Lumpy以这样的方式融合在一起的结局,我十分满意。

即使都是谎言,即使都是利用,即使我对他不过是一个容器。

但我依然,十分乐意。

——如何?

在录音机前,这样听了这么久的你,有什么感觉呢?

我和Lumpy,Lumpy和我,都感到了幸福。

我对着镜子大声笑了起来。

用医生的声音。用杀人鬼的声音。用欺诈师的声音。

然后我取出了带子里面的刀具,仔细地放置在身上的各处。我倒空了医疗箱,把大型的刀具仔细地放在里面。

我穿着高跟的黑色厚底靴出了门。

我唱着欢乐颂。

我用刀割开人们的喉咙。

我唱着雨中曲。

我让人们的血液在地面上开出猩红色的花。

我唱着小星星变奏曲。

我踩烂了人们落出来的眼球。

我唱着God rest you merry gentleman。

我向前走着,靴子踩地发出脆响,口中发出优美又诱惑人心的曲子。我挥着手中的手术刀,我挥着手中的剔骨刀,我挥着手中的军用匕首。我砍杀着人类,我幸福地身为杀人鬼砍杀着我能见到的人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感觉到了恐惧吗Mime?没关系的,我和Mole的相处可是十分愉快的,切勿挂念。怎么说呢,对于Mole。我应该说,这是个十分可爱的孩子吧。被拉进了那种命运,最后遇上了身为鹿的我,这真是令人感叹程度的不幸。

不——对于他来说,这是幸福吧。

不过稍微做过了头?我并非是那么残忍的人——不,虽说如此,我应该是属于知道该什么时候残忍的人才对吧。不过这也不能责怪我亲爱的Mole,毕竟他被压制了杀人冲动长达三年之久,杀意早就盈满要溢出来了。

那么,初次见面。

我是Lumpy。

用Mole的话来说,是杀人鬼吧。

我的声音十分美妙吧?对于此,我还是十分自豪的不过——我出现时人们都不会仔细注意声音啊,这真是令我有些伤心——才怪。对于他们充满恐惧的惨叫声,我可是十分热衷。

等等,我也说过头了?

你好哦Mime同学!不,这里要叫做Mime先生比较好?真麻烦我不想管了!那么就这样,Mime同学,今天有快乐地吃了三明治吗?

三明治可是好东西,不会让人有只摄入蔬菜或是肉类,营养搭配可是完美。作为医生的我,这么诚挚的推荐!既然要吃的话,就吃辣椒明太子奶油三明治吧?Mole……不,我可是觉得那味道非常好。

虽然吃的方法有点奇怪?不过身为男子汉,就不要注意这些小地方嘛!

保持身体健康吃着三明治,比什么都要好。

喂,Mime同学,不可以说我是笨蛋啊。我的医术可是很高明的!

对不起,之前是个笨蛋。让你困扰了吧?

听了这么久的你,也感觉到有点累了?可是这是作为Mole,作为我所要传达给你的话,但是你听到了这里,我还是想向你道谢。

这样的我,精神发狂的我,能够得到Mole,说实话是十分庆幸的。或者说,我十分感谢能接纳这个,没有人类幸福的我的Mole。

我渴望着人类的幸福,Mole给予了我爱,所以,那份幸福很好的传达给我了。

说实话,我肯定在内心深处,也爱着Mole吧。

有些恶心的来说,我爱着我吧。

听到这里,Mime,你肯定感受到了恐惧吧?对不起,因为我和Lumpy的幸福不可动摇,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体,所以必须要完结我的过去。

其他的人已经,被我的这双手葬送了。

最后的你,最后我希望给你的听的东西,到这里就完毕了。

谢谢。

那么,请开门吧。

评论
热度(32)

© 骨董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