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肆

溜了溜了。

人间鹿[Part9]

我的颤抖更加明显,同时我又感觉到了无比的轻松。

“如果你能看得见的话,那么我会拿面镜子让你看到你的表情是多么的快乐。”

我摸着自己的嘴部,我发现我自己在笑。

扭曲着嘴角,崩坏着表情,以我从未有过的也未曾想过的样子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发出笑声。

“笑吧,轻松吧,欢乐吧,解脱吧,自由吧,重生吧。”Lumpy按着我的手松开,然后他推开了茶桌,站立着从正面拥抱我。他居高临下地拥抱着我,他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他凑近我的耳朵,用低沉而温柔地声音说道:“Mole,你是和我一样的东西。用常人的目光来看,我们不再是人,我们是该被消灭的恶。你不用再在意人了,抛弃那些无趣的思想吧。听从你自己命令,毁坏吧,杀害吧,让你的手成为最恶最凶的刀吧。这个世界的法则与你再无关联,你可以让你的人格活下来了。没关系,我们是一种生物。无论你杀死再多的东西我都原谅你,无论你运用再多的谎言我都相信你,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会认可这个你。所以回来吧。回到这个世界里来。”

我哭泣着,我大笑着。我颤抖着举起手抱住Lumpy。

Lumpy温柔的把我搂在自己怀里,让我的眼泪浸湿他的衣服。

“Lumpy,LumpyLumpyLumpyLumpy……我还可以继续活下去吗?这样的我也可以活下去吗?这个我也有生存价值吗?”

他用柔和的声音回答着我。这个声音与医生和杀人鬼的不同,虽然动听但是比杀人鬼的声音更加像是一个人类发出来的,虽然温和但是比医生的声音多了人类的感情成分。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Mole。你可以活下去,全世界的人不认可你这个杀人鬼的话,就由同样是杀人鬼的我来认可。你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手足,你是我的爱人,你是另一个我。我认可的这样的你,可以活下去。”

他取下了我的墨镜,捧起了我的脸。

然后他轻轻的吻了我。

这其中绝无丝毫情色的意味可言,对我来说更像是被夺走了什么东西一样。

说到此,Mime,我终于找到了能够形容Lumpy这个人的比喻。你听说过一种叫做麋鹿的动物吗?因为麋鹿的头脸像马、角像鹿、颈部像骆驼、尾巴像驴,因此也被人们叫做“四不像”。而Lumpy与这种动物从特性上来说,称得上是一模一样。

Lumpy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却像是多个人一样。他的体内有着医生,有着杀人鬼,有着温柔的人类以及其他没有对我展示过的人们。这样的他就像是麋鹿。

在人的世界奔走着,嘶鸣着的麋鹿。看见头的人说其是马,看见角的人说其是鹿,看见脖子的人说其是骆驼,看见尾巴的人说其是驴。

Lumpy就是这种活在人间的鹿。

如果你惊讶于Lumpy的变化无常的话,那么这样说以后,你大概就基本可以理解Lumpy这个人了。

Lumpy领我到了房间里,让我稍微休息一会儿。

“床的前方是桌子,后面是衣柜,旁边是墙壁,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大声的呼唤我吧。”Lumpy用医生的声音这么欢快的告诉我。

我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杀人的事。

把杀人当做生存基本的人,没有资格继续当人的人,杀意不分对象随便流出来的人,把人看作是物品的人。

这样的我,可以在Lumpy的认可下活下去。

也许你会觉得我有些可悲,但是我觉得十分高兴。毕竟我还有人能够理解,还有人不会把我当成怪物,这样的事实让我觉得十分高兴。

这个房间里似乎也放了不少的精油,房间内的气味浓郁又安神。房间内有低声的音乐,含混不清但是可以感觉到有曲调弥漫在空气中。

我躺在床上慢慢地入睡了。

至今我还记得,那是十分安稳的一觉。

后面的日子里,Lumpy开始治疗我的眼睛。据他所说,我的眼睛并不属于天生失明的类型,至于我那种天生失明的感觉,他说是因为我失明时年龄很小,以至于没什么看得见的回忆。

“就像是现在的人一样,你让别人想起一两岁的事不是很强人所难吗?没关系的,虽然我对于破坏是很擅长不过对于医术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你的症状也不是很严重,移植角膜就可以了。”

还记得Lumpy用愉快的医生语气这么对我说着。

治疗过后,Lumpy让我一段时间过去后才可以取下眼部的纱布。那天刚好是最后一天,我什么也看不见的日子。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闻着精油的香气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第二天。我摸索着走出了房间,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回客厅,然后大声喊着Lumpy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我,这个时候我听到客厅里的钟敲响了四声。空洞又悠长的钟声回荡在房间里,唤醒着人的精神。

我飞快地取下了眼部的纱布。

眼睛一下子有些难受,但是我眨了眨眼还是适应了。

虽然有点暗,但是我还是看见了。

我看见了Lumpy那个宽阔得有些吓人的客厅,我看见了墙边放着深棕色的座钟,我看见我曾经坐过的沙发前放着长条状的茶几,我看见客厅角落放着造型优雅的留声机,我看见盛着精油的玻璃小瓶子放在电视机柜子上放在绿植旁边放在窗台上。

我飞快地走向窗台,拉开窗帘

然后我看见了。

我看见了灰色的云暗灰色的天空,我看见还有月亮在天空里安静又洁净。我看见下面活着的充满生机的都市,我看见街边还有路灯黄色的光芒,我看见有汽车飞驰在马路上有环卫工人在街道上扫除。我看见了有黑色的山沉默地卧在远方,它太过遥远以至于我只看得见轮廓,但是我还是觉得那是一匹正在休眠的巨兽。那匹巨兽的体态优雅而庞大,现在它停止了奔腾那样温和地卧在那里。

我看到了有白色的鸟——也许是鸽子吧,白色的鸟飞过我的面前,它们娇小的身躯充满依然有着生命的力量。它们挥着羽翼从我的面前飞过,响起一片空气被拍打后的喧嚣。

我再次看着天空。天空无垠而圣洁,就算是太阳还没有升起的现在,天空也依旧高远让人觉得毫不压抑。我再埋下头,风吹过发出轻声的吟咏,同时有绿色的植物因为风而轻轻振动枝梢,我看见绿色在眼睛里活动着,活动着。

我看着世界。

“怎么样?很美吧?”

身后是Lumpy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看他。

那是个挺拔又纤细的人。接着月光我看见他的头发有些和天空相近的颜色,我看见他如想象之中一样美好的脸有些苍白,我看见他的耳朵上有反射着光的鹿角状耳饰。他一裘白衣站在那里,Lumpy一裘白衣站在那里。

Lumpy笑着站在那里。

那个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却让我有些难过。

然后他用那个,来自于人类的声音对我说:“怎么样?看清我的脸了吗?”

我走近他,然后拥抱他。

我说:“我看清你了。”

他也抱着我,说:“那么记住我的脸。”

我说好的。

他笑了笑,然后继续说:“然后就杀了我吧。”

评论
热度(11)

© 骨董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