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肆

溜了溜了。

人间鹿[Part8]

Lumpy把我领到了他家里面。他扶我坐在椅子上,然后自己去准备茶。

“Mole喜欢茶还是咖啡?”

我说都无所谓。

“那么就喝咖啡吧,如果是喝茶的话我只有麦茶提供哦。”Lumpy用来自于医生的,毫无紧张感的声音这么说着。

听到这里你肯定也疑惑着,这个Lumpy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吧。我当时,不,就算是我到了现在,也不能说我真正地了解这个叫做Lumpy的人。

将杯子递给我以后,Lumpy似乎坐到了我的对面。他吹了吹自己杯中的咖啡,轻声啜饮了一口,开始对着我说话。

“我注意到,你说你是又杀了人。这一点是指,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杀死人类了?”

Lumpy用杀人鬼的声音问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哦?作为盲人的你是如何确定对方的死亡的?以为自己杀死了人而去自首,最后别人只是重伤这样的事例也并不是没——”

“不是这样的!”

我打断了Lumpy的话。

“我、是我杀死Handy杀死Cuddles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我怎么能把这些事都当做他们只是重伤了而已,这样太过分了!”

“哦?”Lumpy的语调上扬,“继续说下去,你为什么确定你杀了他们。”

明明是看不见的,但是脑子却看见了的清晰画面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夏季中午,沐浴在阳光下的森林中倒着死相恶心的尸体。尸体被锯成了两半,切口粗暴毫不细致。上半部分里内脏流了出来,肠子肾脏胃胆囊软绵绵地躺在草地上,红色紫色粉色绿色搅成了一片。肠子外壁的内脏脂肪透明且让肠子变得润泽反射着阳光。下半身的肠子也同样洒了出来,被切断的肠子里流出了消化中的食物,肠液与之混在一起留在草地上。Handy刚被切断时还留有意识,他转头过来看,他看见我挥起了锯子,他睁大了眼睛露出惊慌的表情然后顺着我的力道飞了出去。

我说:“我用锯子把Handy腰斩了。然后烧了他。”

开放式厨房与客厅之间,没有头的尸体静静的仰卧着。颈部血管被切断后瞬间喷出了大量的血液,迸发出来的血液喷溅到了天花板与墙壁,由天花板上滴落下来的血液又染红了地毯。在研究中所说的十二秒喷血死亡时间中,数公升的血液脱离了控制争先恐后的离开身体,让身体四周染上红色。与之相对的是,尸体旁边的血量并不算多。而头部落下后滚动,最后被桌腿阻挡停了下来。Cuddles的眼睛瞳孔放大目光涣散,最后的笑容还停留在在脸上就被来自自己的血液染红。

我说:“我用菜刀割下了Cuddles的头。”

我听到房间里有低声的音乐在响,有些不和谐的沙沙声似乎代表了这是留声机在播放,这是首委婉的曲子,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同时我闻到了空气中除了咖啡里的挥发性脂肪的香气以外,还有某种浓郁的来自于植物的芬芳。大概是精油吧。

我的头又开始发晕了。

“我的手……从来没有听过来自我的指挥。明明我不想干这些事的,明明我一个人都不想杀,但是我的手还是、还是这样干了啊!就好像是我被我的手操控了一样杀着人我的手变成了的主人……只要是我头晕不适的时候,我的手就会脱离我的控制,自己拿着刀杀人。”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响起了陶瓷与大理石接触后的响声,是Lumpy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原来如此,杀人的不是你本人而是你的手啊。你觉得要这么说才对?这样说的话你觉得才是事情的真相?”

我点了点头。

“你对于欺瞒和逃避还真是擅长无比,实在是令我都要鼓掌表示佩服的地步了啊。什么叫做杀人的是我的手,是我的手不受控制了以后所以杀的人?别开玩笑了,这种事就算成立在所有死囚室里的犯人身上,也和你这样的家伙毫无关系。”

Lumpy用冷静又悦耳的声音说着。

“拿起锯子的是你的手,挥动锯子的是你的手,把人切成两半的是你的手,然后把尸体烧了的也是你的手,拿起菜刀的是你的手,挥动菜刀的是你的手,把人类的头颅割下来的也是你的手。杀人伤害人的都是你自己的手,制造出所有罪孽的都是你自己的手,让你如此不幸甚至于是找我来杀了你的都是你自己的双手!但是,我年轻的Mole先生,工具自己是不会运动起来的,这点你明白吧?凶器也是同样,锯子、菜刀或者是我的手术刀,甚至是包括细菌兵器毒素武器白磷弹三棱军刺炸弹大炮枪械导弹,这些凶器都没有办法自己杀人。你的手也算是凶器吧,但是作为凶器的你的手,是没有办法杀人的。”

我的手抖了抖,咖啡洒了出来烫到了腿部。

Lumpy温柔地,愉快地继续说着。

“能够驱使凶器,能够杀人的只有同样拥有智慧的人类啊。作为凶器的手,就算是杀死了再多的人,可是手的本身是没有丝毫杀意存在的。能够产生杀意能够释放杀意能够运用杀意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你本人,Mole。你的脑髓驱使你的手杀了人,你的脑髓命令你的手把人类的颈骨敲碎。杀人的是你自己本人啊,Mole。”

我摇着头咬着下唇,全身颤抖。

然后我大声地吼道:“我没有!我每当回忆起来都觉得恶心!这些回忆天天出现,早就要让我疯掉了!”

“咔咔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umpy爆发出了笑声。

他粗暴又无礼地大笑着。

他伸出手按着我的两侧太阳穴,说:“天天回忆起来?Mole,你似乎忘了人类的根本构造。人类啊,说白了就是懦弱又没用的废物,为了自己能轻松快乐的活下去,一刻不停地抛弃着自己的回忆,大脑也会修饰着自己的回忆。就像是经历了痛苦之后,再去回忆那段经历会觉得很甜美不是吗?真是令人恶心。再次去看时无非是大脑已经美化过的结果了,回忆起来的不是真正的回忆,充其量不过是大脑制造的印象而已。人类欺骗着自己人类安慰着自己人类无时无刻不为了自己能生存下去而飞快的转动大脑。你所说的那些恐怖回忆,照例说应该都是被大脑为了你本人好,早就已经抛弃的东西。你现在就算是努力回忆起来,充其量想起来的也不过是片段而已。然而你却这样高频率的天天出现那么清晰的回忆,这件事用常理来说是错误的但是——你是不同的。你和人,你和普通的活着的人是不同的。”

“你和其他人,人格上有着基本的不同。”

我的咖啡杯从手中落了下去,咖啡飞洒淋在我的腿上带来火辣辣的滚烫感觉,但是我的身体全因为别的事情而更加的颤抖不能自制。

我用手捂着嘴,担心自己会立刻大笑出来或者是立刻呕吐出来。

“你不停地回想着自己杀人的经历,你不停地渴望着血肉横飞渴望着毁灭渴望着捏碎别人的骨头渴望着看别人的肠子从体内流出来。你在厨房那天就是这样吧,脑子里压抑不住杀意让你已经头晕目眩,不杀掉的话就不能坚持下来了吧。所以你大概就回忆着初次杀人的甜美感觉挥动了你的刀子,把Cuddles斩首了吧。”

我能猜到他马上要说出的话,我想嘶吼着让他闭嘴,但是我动着嘴唇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我想马上推开他结束这场对话,但是我却全身颤抖无力举起哪怕一根手指。

我不想听他说下面的话。

但是,我渴望着听他说下面的话。

“Mole。”

Lumpy温柔如一条蛇一般,轻和地说着。

“你其实喜欢杀人,喜欢得不得了吧。”

评论
热度(11)

© 骨董肆 | Powered by LOFTER